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2020这段无比魔幻又混沌不堪的日子,大概每个带着孩子满怀期待走进电影院看《心灵奇旅》的家长,都会有点不知所措。

 image.png




  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2020这段无比魔幻又混沌不堪的日子,大概每个带着孩子满怀期待走进电影院看《心灵奇旅》的家长,都会有点不知所措。和过去所有充满梦幻、笑声,轻盈美好的迪士尼动画片相比,这部作品显得如此深沉。制作过《玩具总动员》《飞屋历险记》等无数爆款的皮克斯,在这个大家都无法走进电影院享受视觉盛宴的日子里,没有打造出任何新奇有趣的冒险世界,它甚至不是一部献给孩子们的动画片。这一次,它只想带着所有成年人,回到他们熟悉且嘈杂喧闹的现实世界,然后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一场苏格拉底式的追寻之旅


  故事的主角乔伊是一名纽约公立学校的兼职音乐教师,人到中年,拿着微薄的薪水,无法获得稳定的社保,每天面对的是一群对音乐毫无热情的孩子。和皮克斯过去所有的主角一样,这个角色平淡无奇,却怀抱着珍贵的梦想。乔伊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爵士音乐家,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舞台。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登台机会,一位著名的音乐家邀请他同台演出。正当他欣喜若狂的时候,回家路上他不幸遭遇不测。至此,故事才刚刚展开——乔伊的灵魂由此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所谓“生之彼岸”。


  在那条通向生命终极的阶梯上,黑压压地挤满了人。高处是炫目的光芒,四周是浩瀚无边的黑暗。这让人脊背发凉的一幕,几乎很少会出现在以温馨著称的迪士尼动画片里。无端堕入死亡之境的乔伊,被吓得魂飞魄散,越过人群,拼命往阶梯的底端一路狂奔。当他奔向阶梯尽头,又堕入了另外一个深渊。而这次,他来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一个所有灵魂诞生的“心灵学院”,所谓“生之来处”。在这里,他遇到了“22号”灵魂——一个对生命毫无欲望的灵魂,也是这座心灵学院里最为独特的存在。


  这座心灵学院里,聚集了无数伟大的灵魂导师。然而,没有谁能够真正引导和打动她,激起她对生命的向往。即使是甘地、林肯、特蕾莎修女这些伟大的历史人物,依然让她觉得人生索然无味。在动画片里,“22号”虽然被描绘成一个可爱软萌的形象,但实际上,她代表着人类最为阴郁和无望的状态——对生命丧失了最原始的冲动。当她带着乔伊回顾他平凡而无趣的一生时,她不太理解乔伊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回到这样惨淡的人生之中。而乔伊也是第一次作为一个“他者”,跳出肉身来回顾自己在世间停留过的岁月。他同样陷入这样的困惑:“如果我注定无法闪耀地活着,为什么要活着?这样的生活值得返回吗?”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说:“人类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而在《心灵奇旅》中,乔伊也一直寻找着关于“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的终极答案。当乔伊第二次返回现实的世界里,他实现了自己人生最初的梦想——登上舞台,作为一名真正的音乐家,完成一场毫无遗憾的让所有人为之赞赏的演奏。


  演出结束,似乎一切“目标”都完成了。乔伊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吗?他的人生圆满了吗?他可以心满意足毫无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了吗?就像女音乐家给乔伊讲述的那个寓言一样,当一条鱼找到大海,它发现自己不过是在水里。然而,这就是小鱼千辛万苦寻找的大海吗?


  电影至此,似乎一切问题都变得虚无,也是很多人可能遇到过类似的困惑。当你达到某个具体的“人生目的”后,人生就因此变得丰满了吗?这是人生的终点吗?接下来,你又要往何处去呢?这部电影就如同苏格拉底式的提问,引领着观众在一次次对问题的追寻中,对自己进行着某种哲学意义上的拷问。


  《心灵奇旅》用完全不同风格的动画,创造出了不同的哲学境地。生之来处,生之彼岸,以及介于生死之间混混沌沌的黑暗之境。那些犹如行尸走肉毫无生气的躯壳,只能靠灵魂舵手来得到某种解救。而在忘我和疯癫之间,不过一线之隔。在追随乔伊穿梭于生与死、过去与未来的过程里,电影如同剥洋葱一般,一层层揭示出关于人生的种种哲学问题。


  《心灵奇旅》反成功学,但并非一碗毒鸡汤


  2020,或许很多人都不得不面对死亡、离别、人生的停滞、生活的崩溃,当“内卷”“打工人”成为年度关键词,当所有人曾经疲于奔命却不得不在这段特殊的时间里放慢脚步的时候,《心灵奇旅》里提出的所有问题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关于灵魂、人生的意义、对人的境况的探寻和思考,显得尤为迫切。


  《心灵奇旅》导演在一篇访谈中如此阐述这部电影:“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人生要有激情和目标,然后全力以赴。一旦你达成梦想大家就觉得一切都功德圆满,但往往现实不是这样的。无论你有多努力,它都不能实现你所有的目标和梦想,不能解答你对生活所有的疑问。可以说这部电影是我们对于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成功学信念的一次挑战,告诉我们奋斗的路上不要忘记拥抱生活,生活其实是很复杂的、艰难的,《心灵奇旅》对我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契机,让我们在五年的制作时间里真正地反思这个问题。”


  有人把电影里对成功和梦想的消解,理解为一剂给普通大众的鸡汤——“活着就好,享受生活,活着就是生命的意义”。这样粗陋的理解,难免和电影的主旨有点背道而驰。和皮克斯过往的许多作品不同,这个故事确实无关乎如何实现梦想。乔伊不顾一切回到人世间,去完成那个看起来闪闪发光的“梦想”后,并未获得任何意料之中的满足。而当他坐在钢琴前,真正开始享受音乐本身带来的愉悦时,他才发现,这就是激起他生命热情的“火花”,而不仅仅是一场炫目的表演。电影反对成功学,实质上是反对世俗社会对个人价值的塑造。所有外部环境对人生目标的定义,往往会让人丧失真正的热情与探索的欲望。而那种来源于生命本源的热爱,因为自己内心真实的热爱而达到某种忘我的境地,才是人们活着的动力和需要寻找的答案。


  乔伊无法告诉迷茫的“22号”灵魂,属于她的“火花”是什么,他也只能牵着她的手,给予她走向生的一点点勇气,让她在现实世界的体验里,自己去探求。就像这部电影留给我们每个人思考的东西一样,每个人的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去体验,审视和不断追寻生命内在的热情。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