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费翔微博,发现这位曾经风靡全球的歌坛巨星已经年过花甲。

微信图片_20210218090837.jpg

  
  翻开费翔微博,发现这位曾经风靡全球的歌坛巨星已经年过花甲。


  举着生日蛋糕的脸上也多了几道皱纹,身旁依旧是那只十年前被救助的波斯猫,倒是有了几分施瓦辛格的味道。

image.png

  
  当年席卷过时代、引领过潮流的少年郎,岁月过境后,另有一番沉淀下来的魅力。


  01


  从1987年的春节晚会开始,费翔和他的歌声飞遍全国。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

2.gif

  
  爆炸头与喇叭裤、身高1米9、迷人的五官、深邃的眼眸,淳厚性感的嗓音。


  陈丹青曾这样描述23岁的费翔,“皮肤鲜艳,像是蒸笼里刚蒸出来。”

image.png

  
  配上迷人的笑容,费翔成了全国男女老少都爱的大众情人,引得无数少女粉丝疯狂尖叫。


  央视曾收到好几大麻袋年轻姑娘写给他的交友信,费翔的这把“火”无疑烧到了全国观众的心里。

image.png

  
  好看的外表下,并不单单只有一身躯壳。他又有一种三好学生式的谦逊与礼貌。


  1960年费翔出生于台湾,父亲是美国军人,母亲是中国哈尔滨人,典型中美混血儿。


  家庭环境比较富裕,13岁体重就达200斤,一次能吃100个饺子。

image.png

  
  因为胖,常常被同学排斥,总是少言寡语。为了给费翔换个环境成长,1978年,家里人决定把费翔送往美国发展。


  年轻时的费翔想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从台北士林美国学校毕业后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医科。


  当年班上只有两个人考入斯坦福。


  费翔在学校偶然间看到同学院学生的戏剧表演,深深被震撼,多次向校方申请转入戏剧系,获批后又考入纽约戏剧学院。


  他的人生道路从那时起转向了。


  1981年费翔回到台湾时被张艾嘉发掘,参与演出台视单元剧《十一个女人》的拍摄,从而进入演艺圈。


  1982年费翔第一张专辑《流连》一出即火,不仅获得了台湾的金曲奖,甚至被新加坡评选为“亚洲十大歌星之一”。

image.png

  
  那一年周星驰,梁朝伟在无线艺人培训班刚毕业,吴君如和刘嘉玲刚踏进演艺圈学习。


  彼时的费翔已经涉足电影,参与琼瑶主导的《问斜阳》及《昨夜之灯》,之后和钟楚红主演《竹篱笆外的春天》,剧中染了金发的美国军官角色,又风靡了好一阵子。

image.png

  
  此时费翔的人气达到了巅峰,不管是唱片、电影、电视专辑等,一个最受欢迎艺人可以做到的他都做到了。


  费翔成为一线巨星。

image.png

  
  02


  费翔的大明星生活,其实只有短短十年。


  1982年在台湾成名,横空出世闯进大陆,又在1989年悄然离去,去百老汇做一名最普通的演员。

image.png

  
  一次小小的尝试,都有可能意味着一个大大的冒险。突然从一个天王巨星,变成一个普通的演员,这个落差费翔能承受吗?


  费翔却清楚地意识到“热度总有烧完的一天”。

image.png


image.png

  
  “我要完全把费翔两个字摆开,看我这个人到底值几分。如果你不是费翔,那么你是谁?”


  正因为早早地意识到这一点,为了挑战自己、更深刻地走进音乐,费翔以30岁“高龄”成了百老汇第一个华裔演员。

image.png

  
  他找到这个答案了吗?


  我想,他已经找到了。


  百老汇呆的那7年,对费翔特别重要。考《西贡小姐》跟别的演员一样排队,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在《西贡小姐》扮演了近一年半的美国大兵。


  在演出了另外几出音乐剧之后,1996年费翔被韦伯选中参加韦伯音乐剧的巡回演出,与费翔同台演出的是韦伯的前妻,《剧院幽灵》中克里斯蒂的首演莎拉·布来得曼。


  此举让费翔的名字出现在《纽约时报》的乐评版上。

image.png

  
  《日落大道》中老明星有一段在镜子前的独唱,回忆年轻时拥挤的走廊、遍地的鲜花和人们仰慕的眼神。


  当我们还在感叹他昔日的辉煌和今日的后来者居上。


  我们忽略了他在百老汇的发展,换句话说,是因为他没有时间顾影自怜。


  这次音乐会的成功使他更坚定了把整版的韦伯音乐剧引入国内。


  他说服韦伯先生带巡演团来中国演出,还参与音乐会的整体策划和组织,这就有了2001年分别在人民大会堂和上海大剧院上演的《非凡之作》音乐会。

image.png

  
  开演前,他还做其他演员的工作:“观众可能听不懂我们的歌词,也不太了解剧情,特别是中国观众比较含蓄,鼓掌的声音不会很响,你们不要因此沮丧。”


  可是现场观众反响很热烈,许多人起立鼓掌直至三次谢幕。

image.png

  
  为了让中国乐迷更好地理解音乐剧经典的精华。


  1997年,费翔在《杨澜视线》节目里,以嘉宾主持身份介绍了六集百老汇的音乐剧。

image.png

  
  先后两次出资制作了百老汇音乐剧经典唱段的中文版专辑:1997年的《百老汇精选》和2004年的《百老汇经典辑》。


  费翔,在他平和的生活中还在酝酿新的高峰。


  03


  《画皮2》颠覆性出演大反派角色“天狼国大巫师”。其扮丑扮凶“惊”倒观众。

image.png

  
  费翔从接拍大巫师这个角色起,就定好了“努力让观众认不出我”的基调。所以,每天面对4小时以上近乎“残忍”的化妆,依旧很是享受。


  舞台上费翔拥有优雅的舞姿和动人的嗓音,拍动作戏,第一次吊威亚,多年舞台功底只能起辅助作用。

image.png

  
  费翔作为巫师自然全副武装,一身行头让他行动起来颇为困难,为达轻盈效果只吃水果喝咖啡,力求让自己的动作更轻盈。


  对于反派角色,费翔曾说“我不会因为演了反派而担心被观众排斥,我希望影片中的我在破灭瞬间,观众可以投来惋惜之情,我觉得我就成功了。”


  他用“自毁形象”表演告诉所有喜欢他的观众:“我一直都想做一名演员,而不是一个偶像。”


  他在新电影《三打白骨精》中饰演的国王角色,让大家看到一个颠覆性的费翔。


  这位总是出乎人意料的“萌大叔”,想让观众忘记自己的外表,认识到一个更真实更触及灵魂的自己。

image.png

  
  正是这种谦虚和孜孜不倦的精神,让费翔的每一次演出都令人惊艳,观众对他的热情也经久不衰。


  《一代宗师》里有句台词: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但费翔的人生似乎倒过来,他先见众生,再见天地,最后才见自己。因为只有搞清楚你自己是谁,人才能安心地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2015年推出新专辑《人》的封面,你看完不必惊讶。


  这些年来费翔发现,人们习惯了善意地对他高大英俊的外形津津乐道,但无形中遮蔽了许多真正需要被关注的事情。


  外表之下的肤色,年龄,胖瘦,其实都无关“我”本身。


  X光片内,透过层层分解,原来我们都一样。

image.png

  
  一直以来,费翔都在一层层褪去自己的偶像躯壳,努力让我们透过一切表象看到他更真实的内在,也带我们一起来面对生命的真相。


  费翔依然优雅,笑称自己变老,“因为这是一种正常状态”。


  老了就是老了,不愿意一直抓着青春不放。不是愚蠢,而是最终会很不愉快。


  04


  “请允许我唱一支歌献给我的外婆,献给我的母亲,献给我的故乡......”


  当年演唱《故乡的云》的时候,姥姥和妈妈坐在观众席。


  这是一首游子归乡的寄托,其中蕴藏着对家人的牵绊,对故乡的思念。最真实的东西才最容易留下最深的印象。

image.png


image.png

  
  从出生到1987年,费翔从未见过自己的姥姥,直到一位好心人把照片带到台湾,失散多年的亲人才得以重逢。


  人生的重大选择出现在了费翔的面前,经纪公司明确了各种利害“你可以回去,但是等你回来后,我们不敢保证你还能唱歌。”


  深思考虑之下,费翔选择“回家”寻根。


  四十年分隔两岸、母女别离,费翔看着母亲和姥姥重逢的场景,一时间无限唏嘘。他感慨家人是最重要的,家才是永恒的港湾。

image.png

  
  让费翔明白珍惜生命的重要性,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喜欢的事,正是姐姐的离去。


  年长他六岁的姐姐是一个勇于追求梦想的人,玩乐队、学服装设计。


  一天半夜姐姐拉着费翔的手说“我真的不想死,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活着”,费翔痛哭流涕,却无能为力,最终姐姐还是走了。

image.png

  
  2013年,父亲的突然去世,年过八旬的母亲几次重病,让他对生死有了一番深刻的感悟。


  他忍不住感慨,只有死亡才会让你对时间有一个彻底的了解,了解它的限度。


  “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这个倒数就开始了。但或许只有一种方式可以延长人的生命,这方式就要从珍惜生命的分分秒秒,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开始。”

0.jpg

  
  那片故乡的云已化为光阴之影,投射在费翔的脸上,但这位沧桑的“男神”并不怕那浓密的胡须暗示着自己年华老去。


  从“小鲜肉”到儒雅大叔,从热情如火的流行歌曲到艺术底蕴深厚的音乐剧,观众对于他的眷恋从未改变。


  如今社交平台上多是他在国外的写意生活,全世界旅行;闲时看画展,阅读;号召爱宠人士减少被遗弃的小狗小猫,做好宠物节育工作。


  有没有爱人,TA是谁?不会深究。在他那一辈的艺术家看来,这是他的私事。

image.png

  
  人总得有秘密。


  保留自己的秘密、又能享受自己的生活,身边的两只猫陪伴多年。


  是这位美貌男子在这冰冷的世间,所能得到的最温柔的际遇。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