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无法因个别市场案例迅速转变风向,内容人“不想认命”,市场也应该逐步给予国漫“不认命”的市场环境。

image.png

  
  产业无法因个别市场案例迅速转变风向,内容人“不想认命”,市场也应该逐步给予国漫“不认命”的市场环境。


  “2016年开始,就想做一个不一样的哪吒。”


  2月21日,“为哪吒重生操碎了心”主创见面会之后,《新神榜:哪吒重生》(以下简称《哪吒重生》)的导演赵霁在微博写下长文,这是里面可能最重要的一句话。因为在上映前,很多观众仍然带着“春节档里有一部蹭《哪吒之魔童降世》热度”的误解。


  虽然《哪吒之魔童降世》在2019年的暑期档“横空出世”,拿下了超50亿的票房。但是对于国漫,对于观众,太多东西没办法一夜之间“空降”。国漫的确获得了更高的市场关注度,但是随之带来的依然是消除误解的漫漫长路以及缺乏供给土壤。


  2016年,《哪吒重生》就已经萌芽,经过了长达四年的艰苦打磨,最终在2021年的春节档问世。但是从实际的市场成绩来看,国漫的成功依旧是一个偶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高度统一。在如今逐步头部化的市场现状里,对于想要寻求创新的国漫来说,艰难可想而知。


  在导演发文的当天,已经是大年初十。这一天,《你好,李焕英》在总票房上正式跨过了《唐探3》,《哪吒重生》从开画口碑就稳居前三甲,但是在春节档内排片占比从未超过6%,春节档收官之后虽然开始上涨,但排片仍然没能超过7%。


  实际上,《哪吒重生》是今年春节档唯一一部进行了提前点映的影片,而在正式开分后,豆瓣开分7.4,两个购票平台开分均在9分以上。如今,电影的单日票房和单日排片均已经逆袭了《熊出没:狂野大陆》。在跳脱出春节档的“集中竞争”之后,整个寒假超长档期里潜在的青少年群体仍然是电影目前的受众。此外,电影也在之后将会上线Netflix并且在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进行院线发行。


  所以,国漫产业不会因为《哪吒之魔童降世》50亿的“光辉”就此彻底崛起,也不会因为《哪吒重生》目前仅有3.3亿票房的“遗憾”就此沉沦。追光动画从一开始就寄希望打造的“封神宇宙”,依然会在艰难前进。但国漫的“不认命”,需要引起更大的产业关注。


  “为爱发光”的市场现状


  为什么要进军春节档?

image.png

  
  这个疑问,在今年的春节档不止一次出现在很多影片面前。对于《哪吒重生》同样如此,一是动画电影在春节档虽然有明确的刚需,但本身的市场相对狭窄;二是今年的春节档,《唐探3》和《你好,李焕英》联手拿下了78亿票房中的80%,市场的两极分化非常明显。


  但《哪吒重生》进军春节档是一个可以“预知”的结果。《哪吒之魔童降世》在2019年“空降”,直接以50.35亿票房成为了华语影史票房榜第二名。


  但对于当下的国漫市场来说,这是国漫从《大圣归来》成功之后整个产业逐渐累积,提升水准的“必然”,但也是国漫突破圈层的一个“偶然”。《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可能一下子就此带火整个国漫,但也的确给予了国漫更高的市场关注度。


  所以,在2020年的春节档,《姜子牙》就打响了进军春节档的“第一枪”。尽管因为疫情,最终撤档,但能够看出国漫对于春节档的渴望。2021年,《哪吒重生》如愿在春节上映,但从结果来看尚有遗憾。

4.jpg

  
  国漫之所以对春节档发起冲击,关键在于春节档本身的市场环境是任何一个档期无法比拟的。“合家欢式”的观影新民俗对于希望破圈的国漫来说,是一个必然要挑战的“难关”。尤其是《哪吒重生》本身是“东方朋克”的国潮风,一旦在春节档取得成功,那么国漫更多维度的风格确立可能就会迈进一大步。


  《哪吒重生》开分后稳居前三甲的口碑并没有换回足够让人惊喜的市场反馈。但在这部电影背后,能够看到的是国漫对于新风格创新的渴望以及整体制作水准上的巨大进步。


  这部国漫特效镜头占比达到了近90%,其中“新哪吒”李云祥和三太子的战斗名场面,6秒钟的镜头成为了全片“最贵”之一。而且从造型到动态模拟,制作了超过6周。而水和蛟龙的特效镜头,据悉也有上百人制作了长达了6个月。


  这部2016年就启动的国漫作品,尽管2021年才最终面世,但“东方朋克”风的哪吒,成为了目前国漫在视觉效果上的“天花板”。去年,电影也入围了“动画届奥斯卡”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今年,影片也被Netflix选中,后续即将上线。


  虽然东方朋克风格在当下的市场,大众接受起来有相对较高的难度。但导演赵霁在长文中有表示,国漫想要真正破圈,关键在于“世界观”。


  不拘泥于传统故事和传统国漫形象,用更现代的方式呈现传统文化,显然才是建立“宇宙”的关键。因为只有“不破不立”的创新延展,才有可能建立一个完全东方式的“封神宇宙”。一旦国漫迅速消耗传统文化,单一的世界观输出和动漫形象的呈现,那么国漫更难真正崛起。连贯的世界观以及更多元的动漫形象输出,才是整个产业长期发展的必经之路。


  此前,人民日报也发文表示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到《哪吒重生》,一系列高品质国漫的出现,意味着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国漫英雄宇宙”。


  同一批“哪吒”

image.png

  
  同一批“哪吒”。


  动画电影相比真人电影来说,都有相对较长的制作周期。尽管《哪吒之魔童降世》在2019年就在暑期档上映,但实际上《哪吒重生》早在2016年就开始启动。只不过因为国漫在前两年并不理想的市场前景,主创团队曾被“抽调”去开发了《白蛇:缘起》。


  国漫在国内电影市场第一个“高峰”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这部影片在当年冲入了年票房前十名,拿下了9.56亿票房。也正是这部准10亿的爆款,让国漫进入主流市场看到了希望。紧接着,巨头公司开始布局国漫市场,但从2016年到2019年,国漫的“票房天花板”开始涌现。不仅没有突破10亿大关,甚至仅有10亿的一半。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2019年的暑期档一举进入50亿票房俱乐部之前,重新让大众对国漫产生信心的恰恰是出自追光动画之手的《白蛇:缘起》。


  2016年,当时国漫的第一IP是“孙悟空”,而且朋克风实属冷门。所以要将并不被大众熟知的“哪吒”打造成东方朋克的风格,并不被看好。而彼时的追光动画,此前已经连亏三部。于是在开发《白蛇:缘起》时《哪吒重生》的主创团队被抽调,这也影响到了“哪吒”的进度。而《哪吒之魔童降世》“意外”的在2019年上映,则让《哪吒重生》面临着较大的压力。

image.png

  
  一方面是50亿的票房成为了不可逾越的高峰,对于希望通过东方朋克创新风格走入主流视野的新“哪吒”自然会被拿来直接对比。另一方面,相隔较近的档期选择同样会让大众产生质疑和误解。


  此外,作为同一批开始启动的国漫,在制作周期上不充足的同时也在制作资金上面临很高的挑战。相比5000万美金起步的好莱坞动画,国漫的制作预算完全无法比拟。所以,据导演介绍,《哪吒重生》最终也压缩片长,从125分钟压缩到了109分钟,而且许多创意也因为“预算有限”被舍弃。


  所以,《哪吒重生》负载着同一批哪吒的“制作痛苦期”和“后魔童市场阵痛期”,但这恰恰是国漫的现状。


  国漫行业


  “好坏参半”的未来前景


  呼吁关注国漫。

image.png

  
  继《许愿神龙》即将登陆Netflix平台之后,《哪吒重生》成为了又一部将登陆Netflix的中国动画。此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中国日记 | 国漫出海!为什么大家爱看哪吒?》,也肯定了《哪吒重生》被全球流媒体巨头Netflix拿下了除中国以外地区的全球独家流媒体版权。此外,影片也即将在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院线上映。

1.jpg

  
  对于国漫来说“走出国门”一直是最大的愿望所在,而《哪吒重生》显然又往前走了一大步。国漫之所以区别其他类型的动画,就在于其本身的文化属性。一旦IP真正形成,无论是国漫和国潮的“产业联动”,还是中国独属的动画类型走向海外,都有着相对光明的未来。


  但与此同时,国漫产业依然面临着相当严峻的挑战。《哪吒重生》赵霁导演的长文里,开篇就提到了同事在春节档后提交离职,而这位同事对于接下来的《新神榜:杨戬》至关重要。但人员流失,就是目前国漫最为严峻的产业挑战。


  和真人电影不同,国漫更长更苦的制作环境,的确考验着制作人才的“产业耐心”。一旦人才开始流失,国漫想持续通过高水准作品谈论崛起就丧失了可能性。


  此外,市场环境的“壁垒”也是一大关键。《哪吒重生》在寸土寸金的春节档里排片占比一直处于末端,尽管伴随着口碑表现开始”逆袭“,但至今从未有一天排片占比超过7%。这对于任何一部电影来说都是巨大打击,对动画电影在头部档期里的偏见并没有消解。


  作为“封神宇宙”的开篇,《哪吒重生》之后追光动画还将会推出《新神榜:杨戬》。这部作品已经开发了一年多,《哪吒重生》的票房还将“回流”到《新神榜:杨戬》的中期制作中。从2019年的《白蛇:缘起》到接下来的“封神宇宙”,追光动画几乎一年一部的持续通过优质国漫推动整个产业的进步。


  不过整个产业不能仅靠一家公司的努力去达成,更需要更多院线阵地的支持,让那些对国漫热爱的人们,追逐国漫梦想的人们,有更多的土壤成长。


  所以,在制作团“不认命”的同时,国漫也需要整个产业给予“不认命”的环境。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