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古怪的口技表演者,你嘶哑的嗓音咕哝着 美妙的可能性,(发声已进化为勇者的基因)。

疯人院一日

 

像古怪的口技表演者,

你嘶哑的嗓音咕哝着

美妙的可能性,

(发声已进化为勇者的基因)。

你坚信波动的四壁

 

尚有尖型招风耳的神秘听众;

审美的极端物种,精通硬技术隐身,

拥有玻璃心和最美的颜容。

你话题迂回斗转,讲述恶的起源

像讲述爱的起源。

 

“对,海鞘——”浓缩咖啡

让你继续咳出一串古怪的低啸。

口技似乎进入小高潮:

“海鞘的进化史比阿米巴

更魔幻……白云意志空前

的一代,比干,果断自剖玲珑心。”

 

好一朵白云附体:

枯喉嘶嘶吞舌欲自尽,好一道

不甘心的祭品。

“自食症乃古老顽疾……”

你自嘲地写出阶段性结论

 

又撕毁。碎片飞舞中,神秘

听众旋转着七彩瞳孔。

小护士推窗而入,拆台,移景,

为下个段落的悲转喜。

你呢热血上头,竟与她玩拼图,

期翼将碎片组合出可能的药方。

 

  杨晓芸,女,七十年代生于四川绵阳。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部分诗歌刊物及多种诗歌年度选本。曾参加第二十七届青春诗会。出版个人诗集《乐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