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必须降落。一年蓬、诸葛菜、蒲公英、黄鹌菜、酢浆草,使人愉悦。

敷腴的人

 

谦逊是只作使人喜悦之事而不作使人不快之事的欲望。

                                     ——斯宾诺莎

 

春天必须降落。一年蓬、诸葛菜、

蒲公英、黄鹌菜、酢浆草,使人愉悦。

在风中,樟树闪烁着一个绿色的海。

有人曾坐车跨过江水,又从车站离开。

没人怜悯他的错误。珊瑚树最终要生长。

生长成一扇门,微微颤动的门,

向着对岸默不作声。激情在独断的人身上蔓延。

干燥的木板喋喋不休。台阶喋喋不休。

蛇莓喋喋不休。江水浑浊,时间不够,

那是跨不过去的界线。逡巡者捡起了石头,

那一片让人不快的叶子,在障碍中跌落。

阻隔的人,在过江大桥上望到一个城市,

对岸的雾让人不快。巷子、柳絮和榆钱让人不快。

哦,那一次傲慢的喜悦。律法低吟着不能。

下一次,下一次,春天依然这么降落。然而不能。

 

2018年4月11日

 

  胡桑,诗人、译者。哲学博士。1981年生于浙江省德清县。2007年-2008年任教于泰国宋卡王子大学。2012-2013年为德国波恩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2019)。著有诗集《赋形者》(2017)。诗学论文集《隔渊望着人们》(2016)。散文集《在孟溪那边》(2017)。译著有《我曾这样寂寞生活:辛波斯卡诗选》(2014)、《染匠之手》(奥登,2018)、《生活研究:罗伯特·洛威尔诗选》(2019)等。现任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